简凉然

专业互粉透明号,互粉记得私我
不说互粉我就不理你哈哈哈

【双黑/太中】醉后事故

快去关注这个傻子!


秦晔:

[双黑/太中]醉后事故


 


注意:1.ooc警告!!!(娘里娘气的中也君和充满秦晔说话风格的太宰……各位看官忍受一下哈)


          2.最近应该不会再有更新了,要专心准备一模了


           3.醉酒中也我太可以了!!!想太阳


       大半夜被电话吵醒确实是一件非常讨厌的事,太宰治保持着的在沙发上的姿势,伸手一把按住了正在不停震动的手机,而后扯下了改在脸上的书,“啪”一声扔在茶几,红色封面上六个白色大字:完全自杀手册。


    “真是的,才看到熬夜会提高猝死几率啊......”太宰治嘟囔着,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按下了接听键。


“混蛋啊!!!!!!!!”(ps:秦晔这个混蛋是不是爱死感叹号了,我还数了数有几个,她一定是在考验我{让她自己删这段话})


简简单单两个字,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,通过无线电波,从另一只手机的收音孔传至这一只手机听筒,化成了太宰治耳边的一道惊雷,把他整个人劈的跳了起来,睡意荡然无存,而另一边的人仍不肯放过他,中气十足地吼道:“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?啊?!你干什么去了才接电话!”


“哎,喂!中也,你清醒一点好吗?!凌晨二点谁还醒着等着接你的电话啊?”太宰治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也不管那头的中原中也能不能看到。


“我不管!”那头隐约传来冰块碰撞杯壁的声音,而后又是液体被咽下的“咕咚”声。


“你是不是又喝醉酒了来找我发酒疯?”太宰治捏了捏鼻梁,隐约有些头疼。


“哈?你在说什么啊?我会喝醉?”中也孩子气的囔道,太宰治听着他“嘭”一声把杯子放在桌上,向侍应生说道:“再给我来十杯!”


“行吧,你没喝醉”太宰治简直要被气笑了,“你在哪个酒吧,我来接你。”


中也含糊地说了个名字,而后又是冰块碰杯的清脆声响,夹杂着侍应生的低语:“先生,你的酒。”


太宰治大概估摸了一下路程,甩着中也的车钥匙出了门。


酒吧里只剩中也和吧台的侍应生了,九杯酒在中也面前呈一字排开,其中四杯已经空了,还有一杯在他手中。琥珀色的酒液微微晃动着,冰块微微闪着光,兴许是听到了开门的动静吧,他回过头去看站在门口的太宰治,酒吧昏暗的灯光下,中也蒙上了醉意的海蓝色眼睛多了几分勾人的味道。


太宰治的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
“你怎么来了啊,是专门来打扰我喝酒的兴致吗?混蛋太宰。”中也转回头,自顾自喝了口酒,略有些辛辣的酒液里混了薄荷碎,薄荷清香在嘴里弥漫开来。“也不知道是谁,跟我说今天有任务,却跑来酒吧,还喝这么多。”太宰治说着,走到中也身侧坐下,看着空酒杯抽了抽眼角,然后一把抢过中也手里的酒杯喝了一口。“呵。”中也冷哼一声,“那也总比某个混蛋好,每次说什么有什么任务都是去喝酒,还都是和别的女人?!喝酒的时候还借机调情,拉着手就问愿不愿意和自己殉情......”太宰治被一口酒呛住,猛烈地咳了起来,手忙脚乱地抽了纸巾擦去嘴边的酒渍,辩解道:“我那是为了......”


“闭嘴,笨蛋!”中也一把抢回太宰治手中的杯子,“别给我来你那一套,抢我酒的没资格说话!”说着,他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,狠狠抹了一下嘴,“更何况你还那么脆弱,动不动就弄一身伤,你存在的意义就是浪费绷带吗?”


“我本来就不是战斗型异能,再说了......在床上也没本事的人现在给我闭嘴。”中也一把按下太宰治的头,逼他和自己四目相对,两人鼻尖几乎抵在一起,太宰治略有些清冷的呼吸,同中也灼热的呼吸纠缠在一起,还夹杂着丝丝酒香。太宰治看着中也海蓝色的眸子,泛着冷意的眼神在醉意的掩饰变得近乎撒娇,鬼迷心窍般,他一下凑上前,覆上了中也的唇,然后......被一把推开了。


太宰治神情不变,鸢色的眼中满是冷漠,信手拿了杯酒,一口灌下,而中也或许是酒劲泛上来了,趴在桌上,把头埋进了左手臂弯里,声音闷闷的:“异能差劲就是你打不过别人的理由吗?不要为自己老是受伤找借口,我当初就不该一时冲动答应你这种货色......”


话没说完,突然没了下文,中也趴在桌上,神情茫然地看着前方,脸上的红晕已经烧到了眼角。“怎么了,中也?”太宰治略有些担心地问道,却见他一下歪过脑袋,侧着头看向他,眼神称得上天真,轻轻地打了个小小的酒嗝。


太宰治沉默了片刻,抚着额头,无奈地笑了起来。


又喝了几杯酒,开来的车只得仍在酒吧附近,中也打了个酒嗝后就迷迷糊糊的,叫他名字只会含糊地应一声,无奈之下,太宰治结了酒钱后,只得背着中也走回家。


凌晨三四点的街上空荡荡的,偶有几只野猫从街上窜过,路灯暖橘色的光笼在他们身上。中也睡着了也不老实,总是要从他背上滑下来,太宰只得走几步调整一下位置。


“太宰......”中也忽然开口叫了他一声,声音低低的,梦呓一般。


“嗯。”太宰治应了一声。


而后就是长久的沉默。


天色已经隐隐泛了白,星星已经快要看不见了,天上只剩几个模糊的光点。


太宰治忽然笑了。


“承认喜欢我,就那么难吗?”





【主角教你如何爬楼/8.23】

     上一棒 @一团小软软 

      "秦苍?"孙愿景听着面前这人的话,有点发愣,他有点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在剧情中扮演的于琛就是自己的队友吗,那为什么自己都没怎么遇见过他?

      "是的。"秦苍点了点头,半响后又说,"按理说我只是剧情的推动人物,而且我们的任务类型不同,很有可能造成只有一方得以成功的局面。但是我很庆幸,我们合作的很好,两人都通关了。"

      孙愿景听到秦苍的这番话,有点发蒙,按理说他根本就没有在剧情线里接触到"于琛"这个人,但是这人却又说合作很愉快,那么很有可能,秦苍的任务也是与徐雁归和徐雁远这两人有关。

     "你的意思是说你的任务和我的任务有关联是吗?那么你的是什么任务,你又是怎么通关的?"孙愿景用手抬了抬自己的眼镜,他和秦苍对视着,透过眼镜的眼神十分锋利,仿佛要看穿秦苍。

     "是的,但是我的任务和你的是相反的。你是要和徐雁归以恋人的身份度过一生,而我却是要你们分开。"秦苍面带微笑,正视着孙愿景,也并没有说他是从何知道的孙愿景的任务。

     "所以你的意思是,当我,不是,当徐雁归和徐雁远一起跳楼死亡时,是以恋人的身份度过了这一生。但由于死亡也预示着分离,所以也算是我们两个的任务同时完成?"

     "是的,"秦苍笑了笑,又说到"其实我刚开始还在发难,要用什么方式让他们分开,我也没想到就这么不经意间,两个人都一起通关了。"

     "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任务以及我是玩家的?"孙愿景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,按理说根据游戏的设定,一般不太可能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的。

   “因为我有道具,这个道具能让我知道玩家的身份和任务。”

   “道具?”孙愿景有点不太理解,他进游戏时并没有听到系统说游戏有道具。但是既然有道具,不就是象征着有‘作弊’武器吗?

   “不过道具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,只有像我这样的‘内部人员’才可以拥有。”秦苍轻笑了两声,又说,“具体的我也没法和你说太多,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,对你也造不成什么威胁。游戏快开始了,孙愿景,你可不要被淘汰的太早,希望我们还能够遇见。”

孙愿景握紧了手里的钥匙,心中不禁对这人的身份有些好奇。他看着秦苍离开的身影,收回了自己的思绪,目前其他人的身份已经不重要了,还是通关要紧。

 

楼层:三楼

任务目标:【xxx】

通关任务:寻找迷失的真相

本关须知:本关游戏模式为八人密室逃脱,玩家需要自行寻找任务目标,由于逃脱玩家中有关键任务NPC,玩家需要隐藏自己的玩家身份。

PS.由于玩家之间的任务不同,故彼此之间不具备竞争性,望玩家友好相处。本关游戏元素偏向恐怖,故玩家的生命安全可以得到保障。祝您游戏愉快。

 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将游戏任务读完,不由得有点发愣。这次任务类型和前两次完全不同,如果说前两次是扮演关键NPC,这一次可以说是需要通过个人去寻找。虽然上次有秦苍这个队友,但是这一次是直接‘联机’了。尽管其中含有NPC,其实本质区别还是差不多,这一次的难度相较之前有些许提升。

      那么很有可能,这次玩家中隐藏的NPC,便是他要去寻找的任务NPC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定了定心,将上一关得到的钥匙插入面前的红漆大门中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 

       顺利进入游戏后,孙愿景睁开眼,发现自己在一间十分昏暗的房间里,而他却躺在一张只有一人宽的破旧的木板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他连忙坐起来,发现房间里不止他一个人,目测似乎也不是人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看向面前飘忽的白色人影,白色人影渐渐开始清晰,只是依然面容模糊,似乎是不想让人看清他的脸。

     “是你吗......?”孙愿景听见白影子不断重复着这句话,声音慢慢变大变得清晰。甚至最后直接看向他,也不难想象这是在问谁。

     “是谁?”孙愿景小心翼翼的问这个白色人影。在游戏刚开始时,整个脉络还没有弄清,发生的一切都是未知,如果因为不小心触发了什么导致了任务失败,那就真的十分可惜了。    

    “是你......你是来拯救我们的人......”白影似乎是找到了一丝期许,连声音中都夹杂着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孙愿景有点疑惑,但他心中已经隐约有了一丝确定,这应该是与任务目标有关系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......?”白影子的声音里有些迷惑,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不难想象他此时脸上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记得我是谁......只有你能帮我们了......一定要找到真相......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们?”

     “找到他......找到他我们就可以出去了......我不想待在这里......这里太恐怖了......”白影子说完这话就渐渐没有声音了,他仿佛想要与墙壁融为一体。但这实在是太突兀了,孙愿景这才发现,墙上有很不规则的焦黑色痕迹,很像是火灾的杰作......

       所以这里发生过火灾?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疑惑归疑惑,但这并不是现在该想的,现在最要紧的是先从这个房子里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木板床旁边的床柜上有一张提示卡,上面写着:

       你的身份:单远

       请记住并保持住你的身份,说不定会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呢?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放下了提示卡,深刻的感觉这游戏很坑人。这一关看似比之前的提示都多,但是这些提示并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   算了,还是先去外面看看。孙愿景站起来,走向了那个看起来很破旧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打开门后是映入眼前的是一条长走廊,走廊上铺着禧红色的印着花纹的地毯,尽头是一扇和进入游戏时一模一样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走向大门,推开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欢迎您的到来。”孙愿景进去以后,只见一个似乎是这个房子管家的人对他做了一个绅士礼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里的管家,客人都是第一次到来,而您是最后一个客人,少爷等候您多时了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跟着管家一起来到了客厅,只见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七个人,他走向了唯一一个空着的座位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到齐了,我们先来做一下自我介绍吧,我先来,我叫伊韩,也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”说话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具有领导能力的中年男性。

孙愿景一直想着这次自己的任务,回过神来已经快到了自己的自我介绍,而他完全没有听见前面的人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“白星律。”孙愿景旁边这位简短的介绍完以后,便只剩了他一个人还未自我介绍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单远。”孙愿景说完后就没有再说话了,毕竟他必须得在玩家里找到NPC,重点是观察,交流太多自己要是暴露了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远方而来的客人,虽然大家与少爷素不相识,但是我很高兴大家还是能够来到这里,应下少爷的邀请。不幸的是,由于少爷临时有事今天没法赶回来,没法及时招待大家。希望各位客人可以在公寓里住下,可自行参观,等少爷回来会更好的招待各位。”孙愿景听着管家的话,发现管家在说完后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。不,准确的说是朝他旁边。而他旁边只有一个人,便是白星律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也只是看了一眼便又匆匆掠过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有些疑惑,刚刚进来时管家说大家都是第一次来,那么应该不会存在认识的情况。而且,管家明明说了少爷等候多时,那为什么少爷又不在家?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,这位少爷就是隐藏在玩家里的NPC,而这位白星律,也有极大的可能性是这位少爷。

       不然没法解释管家看他干嘛,难道看他好看?管家应该没这种倾向吧。

       管家说完后人群里一片唏嘘,大多是在感叹游戏开始准备逃脱了。孙愿景观察着白星律,发现对方没有什么表情,并且在发现他的视线后,对他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赶紧撇开头,再怎么样不能让他先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 “你叫单远对吗?我记得你。”白星律轻笑了一下,声音里完全没有刚开始自我介绍时的冷漠疏离,“我们一起行动吧,你看他们都找了人和自己一起。”

     “???”孙愿景有点蒙,他怎么突然就被搭话了?

       不过想一想如果白星律很可能是NPC,那么和他接触应该能更快的接触关键剧情找到那什么迷失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了。送上门的关键剧情不要白不要,免得还得费劲心思潜伏......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参观下房子吧?一起吧?”白星律看着孙愿景,嘴角有点上扬。不过此时的孙愿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,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起身跟着白星律一起上了楼梯,楼梯上的墙上挂了不少画,大部分似乎都是出自名家之手的风景画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面墙上,只有一幅画和其他的画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一幅人像画,画的似乎是西方国家的某位贵族夫人。这位夫人身上挂着一把金灿灿的钥匙,很像是孙愿景之前通关的钥匙。而且这把钥匙,看起来像是真实存在的,不像是画上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白星律看到孙愿景看着这幅画,笑了笑说:“喜欢吗?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孙愿景有点惊讶,“你送什么我?”

       白星律没有说话,他直接把钥匙从画里拿了出来,说到:“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?而且这个钥匙确实不是画的,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怎么完全不按剧情走?你发现了我是要找你的?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孙愿景接过钥匙,十分的震惊,一连发出了好几个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的。”白星律不再说话了,似乎并不是很想透露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是......?”这一句完全不是在问他是什么身份,而是在确定白星律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白星律点点头,继续沿着楼梯往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完全没有想到刚刚在上一个游戏里告别的人,下一个游戏又遇见了。不过,白星律为什么会被判定为NPC?

       估计在游戏里也问不清,孙愿景没有再去问白星律,而是跟着他一起走,进了一间像是书房的房间。

     “就是这里,但是需要你自己去找。”白星律走到书架旁,随手抽出了一本书出来看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孙愿景应了一声,便开始了自己的寻物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找了半天后,孙愿景发现了一个上了锁的盒子,他用手里的钥匙打开后,看到了一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   他打开从头看到尾后,对白星律说:“这就是真相?”

       白星律点点头,说道:“现在只需要等到晚上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等到晚上,真相不是找到了吗?”孙愿景有点不解。

     “真相不是说给自己听的。”白星律有点沉默,甚至可以说有点失落。

 

       晚上,当所有玩家都进入自己的房间后,屋子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屋内不再是白天奢华的情景,而是经历过火灾后的残留现场。尽管屋子并没有烧塌,但是仍旧能看出当时火势的惨烈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进入自己的房间后,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刚开始进入游戏时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白影子依然在墙边。

     “这个本子是你的吗?”孙愿景将自己白天在书房得到的本子交给白影子,更准确的说,是白星律。

       白影子接过本子,脸部开始变得清晰,他喃喃自语到:“白星律......原来我是白星律......单远?你是单远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孙愿景冷漠的躲过了白影子的拥抱,“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单远。”

     “那......”白影子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突然打开的门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只见和白影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闯了进来,他进来直接拉着孙愿景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 “赶紧走,时间不多了,他要来了。”白星律边说边拉着孙愿景向走廊尽头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听见了后面传来的声音,回头一看,便看见了今天白天的管家一身血迹的向他们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管家如今的形象完全像个疯子,头发乱糟糟的,大张着嘴,脸上也满是血迹,嘴里还发出了奇怪的吼叫,完全和白天判如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即将被丧心病狂的管家追上时,孙愿景推开了红漆大门,从游戏中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孙愿景两手撑着大腿,弓着身子直喘气。缓了半天才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帮助白星律知道他是谁,就是真相吗?他所说的拯救他们,是他和单远?但是你为什么会成为游戏里的NPC,你不是玩家吗?”

    “游戏这样安排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秦苍笑了笑,“迷失的真相确实是让他知道他是白星律。因为只有他知道了自己是白星律,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,真相才可以被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真相到底是什么,那个本子虽然是白星律的日记本,但是很明显没有事情的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系统传给我的NPC记忆,我也只知道这么多。白星律和单远是被管家放的一场大火给烧死的,单远是白星律的男朋友,而管家从小和白星律一起长大,喜欢他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。得爱不成就放了一场大火把房子给烧了,那天正好房子里只有白星律单远还有管家三个人,三个人就一起全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三个人全死了,为什么在白天还有这三个人?”孙愿景只觉得这个游戏太奇怪了,如果晚上会变成火灾现场,那么那些玩家呢?

    “这是因为时间线。白星律和单远就是在这次见面认识的,只是游戏把很多东西改变了。在原来的世界里没有密室逃脱这个游戏,不过白星律确实是让管家告诉来的人他出去了。至于晚上,就是回到了事故发生后的时间线,也就是真相本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但是,死去的单远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”秦苍摇了摇头,“大概是在哪里等着白星律去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下一棒 @萧奈怜 

【藕饼】不弃 03

你们给我看!往死里看!


秦晔:

哪吒端坐于莲花上,三岁孩童的身形,却满脸严肃。


 


魇,由心而生,扎根于你最害怕最恐惧最不愿想起的过往,毫不留情地侵占你的梦境,把你的身你的心你的全部,都拉扯进无穷无尽的噩梦。


 


他双眸紧闭,连眉间都微微皱了起来,双手在胸前快速结印,眉间的红色印记愈发殷红,像是要滴出血来。


 


你不敢面对,不敢想起,所以你选择躲在自己的梦深处。那里很安全,那里什么都没有,那里你可以抱住小小的自己。


 


哪吒眉间的印记笼上了一层血红的光,虚虚浮在表面,他微微皱了皱眉,快速改变手势。


 


哪怕只要自己熬过噩梦,就可以睁开眼,让阳光撒入眼底,把过往再度封存。但是,又有多少人有那种追求那种渴望那种毅力,再经历一次刻骨铭心?他们只会躲起来,等别人来找自己,或是,干脆不再醒来。


 


那层红光逐渐变得凝实,不再是薄薄一层虚影,终于自额前脱落,浮在了空中,而哪吒身子一歪,倒在了莲花中央。而那抹红光逐渐化作了哪吒的模样。他将自己的魂魄再度从躯体里剥了出来。


 


怎么去找中了魇的人?把自己的魂魄打入他的意识里,穿过层层梦境去找那个躲起来的本我。而这一招,稍有不慎,就是以命换命,或是双双陨落。但是,又有多少人舍得用性命去救别人?


 


所幸,敖丙遇到了哪吒。


 


“哪吒,你须记住,你只有十二个时辰,倘若十二个时辰后你还无法救出敖丙,那你无论如何都得离开他的意识。你是魔丸,他是灵珠,你们本是一体。你在他意识中逗留时间过长,你极有可能会被吞噬!”太乙真人看着哪吒的魂魄,神情严肃。


 


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别看不起小爷。”哪吒飘到太乙真人面前,魂魄再度凝成珠子大小,悬在他手中。


 


“吒儿!你可万事小心!爹娘……只有你一个孩子。”殷夫人知晓哪吒性子,这死孩子一旦下定决心,没人能劝回来,只是这一趟确实危险,看着哪吒就要出发,她还是忍不住出言提醒。哪吒未再度变成魂魄模样,只是那红珠周围的红光又盛了一些。


 


而太乙真人未急着将其送入敖丙意识中,他默念了句咒,只见火尖枪、混天绫和风火轮之上浮起一层金光,而后凝成一道符,太乙真人伸手招来,将其打入红珠,道:“此去凶险,不知会遇到些什么,我把这三件法宝的灵气暂时抽出存入你的魂魄之中,倘若遇到不测,你可召唤出其,同时魂魄也会暂时拥有你解封时的力量。只是……”太乙顿了顿,“这对你的魂魄损伤极大,不到万不得已,万万不可动用!”


 


说着,他抬起手,红珠缓缓飞至敖丙眉前,红光映着他眉间的蓝色印记。太乙真人双手快速结印,口中念念有词,而后拂尘一挥,喝道:“去!”红珠一下没入那抹蓝色。太乙真人收起拂尘,看着敖丙如画的眉眼,悠悠叹道:“现在,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……”


 


“对了,我埋在那棵桃树下的桃花酿,应该到了开坛的时候喽~”


 


 


哪吒睁开眼时,对上的是无边无际的水。静谧却又压抑,像是挣不开的牢笼。


 


这,就是东海海底吗?


 


他转过头,看见了那一根深深钉入海底的柱子,“龙宫”二字像是滚烫的岩浆写就,淬了血一般夹着丝丝红纹。


 


“敖……敖丙,今……今日,你须习得这冰霜九天第……第二重,再将内力运转一……一个大周天,三个小周……天!”


 


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哪吒寻声望去,看见了申公豹,还有他面前那个,小小的声影。冰蓝色的长发垂至脚后跟,龙角也不像如今这般短,明明只是个奶包子的模样,蓝色的眸子里却带着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。


 


“敖丙……”哪吒忍不住唤出声,可敖丙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,只是奶声奶气地应了申公豹,而后一撩袍角,规规矩矩打起了坐,周身灵气萦绕。申公豹摸着胡子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
 


这……就是敖丙的记忆吗?


 


哪吒怔住了。


 


噩梦缠身的滋味不好受,哪吒体会过,第一次出府后,他的梦里都是别人铺天盖地砸过来的臭鸡蛋。哪吒不清楚敖丙的过去,但他也知晓龙族被困于东海海底上千年,想方设法盗来灵珠早就一个敖丙,想来也有他们的目的。他不知道敖丙到底经历过什么什么,但他知道敖丙过得不容易。


 


他始终记得那日海边,少年眉间拂不去的忧伤:“你也是我惟一的朋友……”


 


原来就是这般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练功修炼吗?

害,还没有人像我一样这么懒了,懒得写文懒得搞这搞那……不过没事,假装我高冷,我不更文是因为我高冷,而不是我懒15551